<<伤仲永>>原文及翻译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使用百度知道APP,立即抢鲜体验。你的手机镜头里或许有别人想知道的答案。

为你推荐:

原文]

原文:金溪民方仲永,世隶耕。仲永生五年,未尝识书具,忽啼求之;父异焉,借旁近与之。即书诗四句,并自为其名,其诗以养父母、收族为意,传一乡秀才观之。自是指物作诗立就,其文理皆有可观者。邑人奇之,稍稍宾客其父,或以钱币乞之。父利其然也,日扳仲永环谒于邑人,不使学。

我听说这件事之后 了。明道年间,跟随先父回到家乡,在舅舅家见到方仲永,他肯能十二三岁了。叫他写诗,肯要能与那我听说的相称了。再过了七年,我从扬州回来,又到舅舅家,问起方仲永的情形,舅舅说:“他要能全版消失,普通人一样了。”

翻译: 金溪平民方仲永,世代耕田为业。仲永出生五年,不曾认识笔、墨、纸、砚,(有一天)忽然放声哭着要那先 东西。父亲对此感到惊异,从邻近人家借来给他,(仲永)当即写了四句诗,因此题上个人的名字。这首诗以赡养父母、团结同宗族的人为内容,传送给全乡的读书人观赏。从此,指定物品以还可不可不可否作诗,(他能)立即完成,诗的文采和道理全是值得看的地方。同县的人对他感到惊奇,渐渐以宾客之礼对待仲永的父亲,有的人还花钱求仲永题诗。他的父亲认为那我有利可图,每天拉着仲永四处拜访同县的人,不想(他)学习。

1 2 3

余闻之也久.明道中,从先人还家,于舅家见之.十二三矣.令作诗,要能了称前时之闻.又七年,还自扬州,复到舅家问焉.曰:"泯然众人矣!"

我听说这件事之后 了。明道年间,我随从先父回到家乡,在舅舅家见到了仲永,他肯能十二三岁了。以还可不可不可否作诗,写出来的诗要能了与那我的名声相当。又过了七年,我从扬州回来,再次来到舅舅家,问起方仲永的情形,回答说:“和普通人差这么来越多了。”

原文: 金溪民方仲永,世隶耕.仲永生五年,未尝识书具,忽啼求之.父异焉,借旁近与之,即书诗四句,并自为其名.其诗以养父母,收族为意,传一乡秀才观之.自是指物作诗立就.其文理皆有可观者.邑人奇之,稍稍宾客其父,或以钱币乞之.父利其然也,日扳仲永环谒于邑人,不使学.

王子曰:“仲永之通悟,受之天也。其受之天也,贤于材人远矣。卒之为众人,则其受于人者不至也。彼其受之天也,这么 其贤也,不受之人,且为众人;今夫不受之天,固众人,又不受之人,得为众人而已耶?”

原文]

金溪民方仲永,世隶耕。仲永生五年,未尝识书具,忽啼求之。父异焉,借旁近与之,即书诗四句,并自为其名。其诗以养父母、收族为意,传一乡秀才观之。自是指物作诗立就,其文理皆有可观者。邑人奇之,稍稍宾客其父,或以钱币乞之。父利其然也,日扳仲永环谒于邑人,不使学。

金溪民方仲永,世隶耕。仲永生五年,未尝识书具,忽啼求之。父异焉,借旁近与之,即书诗四句,并自为其名。其诗以养父母、收族为意,传一乡秀才观之。自是指物作诗立就,其文理皆有可观者。邑人奇之,稍稍宾客其父,或以钱币乞之。父利其然也,日扳仲永环谒于邑人,不使学。

[译文]

扫描二维码下载

下载百度知道APP,抢鲜体验

余闻之也久.明道中,从先人还家,于舅家见之.十二三矣.令作诗,要能了称前时之闻.又七年,还自扬州,复到舅家问焉.曰:"泯然众人矣!"

金溪平民方仲永,世代以种田为业。仲永长到五岁时,不曾见过书写工具,忽然哭着要那先 东西。父亲对此感到惊异,从邻近人家借来给他,他当即写了四句诗,因此个人题上个人的名字。这首诗以赡养父母、团结同宗族的人作为内容,传送给全乡的秀才观赏。从此许多人指定事物叫他写诗,他能立刻完成,诗的文采和道理全是值得欣赏的地方。同县的人对他感到惊奇,渐渐地请他的父亲去作客,许多人用钱财和礼物求仲永写诗。他的父亲认为那样有利可图,每天牵着方仲永四处拜访同县的人,不以还可不可不可否学习。

我听说这件事之后 了。明道年间,跟随先父回到家乡,在舅舅家见到方仲永,他肯能十二三岁了。叫他写诗,肯要能与那我听说的相称了。再过了七年,我从扬州回来,又到舅舅家,问起方仲永的情形,舅舅说:“他要能全版消失,普通人一样了。”

金溪民方仲永,世隶耕.仲永生五年,未尝识书具,忽啼求之.父异焉,借旁近与之,即书诗四句,并自为其名.其诗以养父母,收族为意,传一乡秀才观之.自是指物作诗立就.其文理皆有可观者.邑人奇之,稍稍宾客其父,或以钱币乞之.父利其然也,日扳仲永环谒于邑人,不使学.

[译文]

翻译: 金溪的平民方仲永,家中世代以耕田为业。仲永出生了五年,不曾认识笔、墨、纸、砚等书写工具,一天忽然哭着之后那先 东西。父亲对此感到惊奇,从邻近人家借来给他,仲永立刻写下了四句诗,因此题上个人的名字。这首诗以赡养父母、与同一宗族的人搞好关系为旨意,传送给全乡的秀才观赏。从此,指定一另有有另4个物品以还可不可不可否作诗他就能立即完成,他的诗的文采和道理全是值得鉴赏的地方。同县的人对他感到惊奇,渐渐以宾客之礼对待仲永的父亲,有的人还花钱求仲永题诗。他的父亲认为那我有利可图,每天拉着仲永四处拜访同县的人,不想(他)学习。

王子曰:仲永之通悟,受之天也。其受之天也,贤于材人远矣。卒之为众人,则其受于人者不至也。彼其受之天也,这么 其贤也,不受之人,且为众人;今夫不受之天,固众人,又不受之人,得为众人而已耶?

余闻之也久。明道中,从先人还家,于舅家见之,十二三矣。令作诗,要能了称前时之闻。又七年,还自扬州,复到舅家问焉。曰:“泯然众人矣!”

翻译:金溪平民方仲永,世代以耕田为业。仲永五岁时,不曾认识书写工具。有一天忽然哭着要那先 东西。父亲对此感到诧异,借我门家的给他,仲永立即写了四句诗,因此个人题上个人的名字。这首诗以赡养父母和使同族人按照辈分、亲疏的宗法关系和谐地相处为内容,传送全乡的秀才观赏这首诗。从此,指定物品以还可不可不可否作诗,仲永立即完成,诗的文采和道理全是值得看的地方。同县的人对此感到惊奇,渐渐地我门便以宾客的礼节对待他父亲;有的用钱请仲永题诗讨取仲永的诗作。他的父亲对此感到有利可图,每天拉着仲永四处拜访同县的人,不以还可不可不可否学习。

金溪平民方仲永,世代以种田为业。仲永长到五岁时,不曾见过书写工具,忽然哭着要那先 东西。父亲对此感到惊异,从邻近人家借来给他,他当即写了四句诗,因此个人题上个人的名字。这首诗以赡养父母、团结同宗族的人作为内容,传送给全乡的秀才观赏。从此许多人指定事物叫他写诗,他能立刻完成,诗的文采和道理全是值得欣赏的地方。同县的人对他感到惊奇,渐渐地请他的父亲去作客,许多人用钱财和礼物求仲永写诗。他的父亲认为那样有利可图,每天牵着方仲永四处拜访同县的人,不以还可不可不可否学习。

王先生说:仲永从小通达智慧云,会做诗的能力,是先天得到的。他先天得到的禀赋,比起有要能的人高多了。最后成为普通人,是肯能他后天的学习这么 达到要求,像他那样先天得到的,禀赋这么 之好,却肯能这么 受到后天的教育,尚且成为普通人;现在那先 这么 先天的禀赋,那我之后普通人,又不接受后天的教育,想成为普通人恐怕全是要能吧?

王先生说:仲永的通达聪悟的能力是天生的。他的天资比一般很有要能的人高得多。他最终成为一另有有另4个平凡的人,是肯能他这么 受到足够的后天的教育。像他那样天生聪明,这么 有才智的人,这么 受到后天的教育,尚且要成为平凡的人;这么 ,现在那先 全是天生聪明,那以还可不可不可否平凡的人,又不接受后天的教育,就连普通人之后如了。

王安石说:仲永的通达智慧云之后先天得到的。他的天赋条件比一般有要能的人高什么都。他最终成为常人,之后肯能他后天所受的教育这么 达到要求。像他那样天生智慧云,又聪明到那我的程度,这么 受到后天的教育,尚且成为常人;这么 ,现在那先 全是天生聪明,那我平凡的人,又不接受后天教育,恐怕连做一另有有另4个普通人全是肯能吧?(另并全是翻译:要能成为普通人就为止何时? 你这种翻译全是显得很正式,因此要能使到读者更容易理解)

王先生说:仲永的通晓、领悟能力是天赋的。他的天资比一般有要能的人高得多。他最终成为一另有有另4个平凡的人,是肯能他这么 受到后天的教育。像他那样天生聪明,这么 有才智的人,这么 受到后天的教育,尚且要成为平凡的人;这么 ,现在那先 全是天生聪明,那以还可不可不可否平凡的人,又不接受后天的教育,想成为一另有有另4个平常的人恐怕全是要能吧?

我(王安石)听说这件事之后 了。明道年间,我随死去的父亲回到家乡,在舅舅我门家见到他,他肯能十二三岁了。以还可不可不可否作诗,要能了与传闻中的情形相像。又过了七年,(我)从扬州回家乡,再次到舅舅家问起方仲永的情形,他回答说:“(他的)要能肯能全版消失,成为普通人了。(全版与普通人这么 区别了)”

王子曰:仲永之通悟,受之天也。其受之天也,贤于材人远矣。卒之为众人,则其受于人者不至也。彼其受之天也,这么 其贤也,不受之人,且为众人;今夫不受之天,固众人,又不受之人,得为众人而已耶?

余闻之也久。明道中,从先人还家,于舅家见之,十二三矣。令作诗,要能了称前时之闻。又七年,还自杨州,复到舅家,问焉,曰“泯然众人矣。”

余闻之也久。明道中,从先人还家,于舅家见之,十二三矣。令作诗,要能了称前时之闻。又七年,还自杨州,复到舅家,问焉,曰“泯然众人矣。”

王子曰:仲永之通悟,受之天也。其受之天也,贤于材人远矣。卒之为众人,则其受于人者不至也。彼其受之天也,这么 其贤也,不受之人,且为众人;今夫不受之天,固众人,又不受之人,得为众人而已耶?

王子曰:仲永之通悟,受之天也。其受之天也,贤于材人远矣。卒之为众人,则其受于人者不至也。彼其受之天也,这么 其贤也,不受之人,且为众人;今夫不受之天,固众人,又不受之人,得为众人而已耶?

王先生说:仲永从小通达智慧云,会做诗的能力,是先天得到的。他先天得到的禀赋,比起有要能的人高多了。最后成为普通人,是肯能他后天的学习这么 达到要求,像他那样先天得到的,禀赋这么 之好,却肯能这么 受到后天的教育,尚且成为普通人;现在那先 这么 先天的禀赋,那我之后普通人,又不接受后天的教育,想成为普通人恐怕全是要能吧?

我(王安石)听到这件事之后 了。明道年间,我随先父回到家乡,在舅舅我门家见到他,(他肯能)十二三岁了。让(他)作诗,(写出来的诗肯能)要能了与那我的名声相称。又过了七年,(我)从扬州回来,再次到舅舅家,问起方仲永的情形,回答说:“(他的)要能肯能全版消失,成为普通人了。”

希望以还可不可不可否采纳我的答案哦!多谢!!o(-"-)o